当前位置:新闻首页  价格超普通旅游一两倍 研学基地却遇冰火两重天、重庆研学市场如何“知行合一”?

价格超普通旅游一两倍 研学基地却遇冰火两重天、重庆研学市场如何“知行合一”?-全球地震

2020年06月03日 16:44:52 来源:价格超普通旅游一两倍 研学基地却遇冰火两重天、重庆研学市场如何“知行合一”? 编辑:安禄山与杨贵妃

价格超普通旅游一两倍 研学基地却遇冰火两重天、重庆研学市场如何“知行合一”?

现状:排队7个小时玩半小时有些游多学少口碑差

基地:年接待7万人次VS年接待600人次研学基地冰火两重天

刚刚过去的六一儿童节,位于九龙坡区白市驿镇真武村的毛毛虫生态农场,迎来了今年最热闹的一天,这一天数百名家长和孩子在这里过节。

毛毛虫生态农场不仅是一个农场,还是一所研学基地。此类研学基地重庆还有很多,如两江机器人中小学实践教育基地、沙坪坝区三河村萤火谷中小学社会实践教育基地等。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郑三波

机构:价格是普通旅游的1.5至2倍 “中间人”返点高达20%至30%

据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中国研学旅行发展报告》显示,研学旅行市场总体规模将超千亿元。记者获悉,到2019年底,重庆有国家级、市级、区级研学基地约200个。其中国家级研学基地11个,市级研学基地48个。我市有380多万中小学生,如果按一学年研学旅行一次计算,我市全年研学旅行人数在380多万人次,但实际人数不到100万人次,只占全市中小学生的三之分一。

如何防止研学旅行活动质量低、无吸引力?

由于效果不够理想,投诉事件时有发生,但维权困难。一些家长反映,由于研学行业目前没有统一的制式合同,双方签订的合同是由企业自行拟定的,条款设置较为粗放,消费者往往难以将其作为维权依据。

提到部分研学基地接待几万人次,主城区周边的一些基地却很“冷清”。

一家旅行社负责人告诉记者,研学市场当前是渠道为王,学校是各方争抢的资源。一些旅行社通过从事教辅教材、校服生意的“中间人”打通关系与学校合作,“中间人”和学校会抽取回扣;国内研学项目返点一般是10%,一些国外研学项目返点可高达20%至30%。

“有了特色,还要有合理科学的研学课程。”陈元媛说,如何将特色和研学旅行结合起来,才是最考验研发者能力的。同质化的课程内容只会让学生和老师感到无趣和腻味。这就要结合当地实际,把研学课程与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统筹考虑。 一个好的研学旅行,优质的课程尤其重要。一个优质的课程是需要结合课本知识,让孩子们在实践中进行运用,结合实际生活进行体验。课程还要有趣味性、互动性,让孩子们在游中学,在学中思。这不仅考验课程研发者的水平,对于执行的导师也有非常严格的要求。孩子们要带着问题来,带着收获走。

某中小学社会实践教育基地负责人王某告诉记者,他们基地在2019年初通过了重庆市中小学生社会实践教育基地认证。“我们离主城区比较远,有70多公里,一般学校每次研学都只有一天时间,往返基地耗时太长,在基地学习的时间太短,因此,稍远的学校都不会选择来我们基地。”王说,去年他们接待最多是县城的中小学生,全年只有3000多人次。3000多人次,根本没有办法维持中心运转。中心今年考虑转型吸引周边散客前来观光。

9点40许,欧敏赶到欢乐谷时,已排起了长长的队伍。而石平丰到了庄园很轻松进园摘蓝莓。

微信图片_20200603071443.jpg  像欢乐谷人气火爆的还有毛毛虫生态农场。孩子们在家长陪同下,在农场里面喂养小动物,这些动物包括孔雀、鸡、番鸭、鹅、山羊、鱼、小猪等。农场还会组织孩子们做手工艺活动,如面塑、泥塑、风车、竹蜻蜓、叶脉书签等。

微信图片_20200603071432.jpg▲陈元媛  专注研学研学课程研发与研学运营的中英智慧教育科技股份公司常务副总陈元媛告诉记者,研学旅行以中小学生为主体对象,通过集体旅行、集中食宿,以提升学生素质能力为目的,依托研学基地和营地载体,开展研究性学习和旅行体验相结合的校外教育活动,是衔接学校教育和校外教育的创新形式。

“我们整天排了7个小时队,玩了6个项目,全部玩了30分钟,其中摩天轮占了24分钟。”欧敏说,这种玩法孩子喜欢,家长却受累。

纵深:研学旅行如何“知行合一”? 避免同质化,探索特色课程

欢乐谷和庄园都有一个同共的名字:“研学基地”,虽然不是学校组织旅游,但是基地是按是研学基地建设,中小学生可以去做研学旅游。

6月1日早上8点,欧敏带着6岁的儿子,从江北区大石坝乘坐轻轨赶往欢乐谷。这个时候,渝北两路的石平丰开着车,带着妻子和8岁女儿去渝北区某庄园摘蓝莓,亲近大自然。

记者采访发现,相较于同期相似行程的普通旅游,研学项目要贵不少,特别是国外研学项目,价格通常是普通旅游的1.5至2倍。如某公司推出的日本阪东文化体验研学营8天1.68万元,而在携程等旅行平台上,相似行程的费用均价不到8000元。

自2016年国家相关部门联合发文,要求将研学旅行纳入中小学教育教学计划后,研学游日渐升温,成为许多学生假期标配。据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中国研学旅行发展报告》显示,研学旅行市场总体规模将超千亿元。2019年底,重庆已有国家级、市级、区级研学基地约200个。重庆中小学在校人数约380万人,研学旅行市场规模巨大。

价格超普通旅游一两倍 研学基地却遇冰火两重天、重庆研学市场如何“知行合一”?

“我们的课程以传统教育和非遗相结合,以补充校内课程。”李彬说,我们的宗旨是让学生在研学过程中了解传统教育和非遗文化之间的内含。2019年,他们全年接待研学人数在7万人次。

原标题:探访千亿“研学游”|价格超普通旅游一两倍,研学基地却遇冰火两重天,重庆研学市场如何“知行合一”?

重庆龙之梦年青少教育研学公司负责人谭翌林表示,虽然研学市场规模巨大,但是很多研学基地因为课程差,没有师资力量,没有特色等各种原因,更多的是只游不学,学生的体验感也很差,研学市场现状堪忧。“这样的研学基地一般去了一次就不会去第二次。”他说,这种研学基地占了全市一半以上。

2016年,国家旅游局出台规定明确,研学旅行的承办方应为依法注册的旅行社,但实际上,不少承办机构不具备资质。一些承办机构把旅游项目简单包装成研学项目,有的仅仅是把活动行程单变为研学手册,有的项目内容碎片化,随意性强,有的还存在安全隐患。

微信图片_20200603071447.jpg  荣昌国家级示范性综合实践基地(以下简称“荣昌基地”)负责人李彬告诉记者,荣昌基地占地100亩,是一家非遗研学旅行示范基地教育基地,以非遗课程为特色,围绕科学实践、生存体验、主题教育、特色文化、素质拓展五大课程体系开展研学。

那么,目前重庆研学旅行市场现状如何?记者调查发现,研学游极大丰富了学生的假期生活,但也出现了价格虚高、名不副实、游多学少等问题。与此同时,研学市场不够规范,师资参差不齐等现象,造成研学旅行基地热,研学旅行市场“冷”的现状。

“我们生态农场有四大课程,有生态自然课程、农耕文明课程、亲子活动课程和拓展课程。”毛毛虫生态农场负责人张金宇说,2018年,被评为重庆市研学旅行示范基地。2019年,基地接待研学人数在3万人次。

2013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国民旅游休闲纲要》文件中提出“推行中小学生研学旅行”设想,重庆成为试验区之一。2016年,教育部发布《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文件(下称《意见》),重庆市研学旅行掀起热潮。陈元媛介绍,“当年底,我市共组织约20万中小学进行研学旅行。根据《意见》,明确提出将研学旅行纳入中小学教育教学计划, 一学年学校要根据教育教学计划灵活安排研学旅行时间。”目前,重庆380多万中小学生,如果一学年有一次研学旅行时间,重庆全年研学旅行人数在380多万人次,研学旅行市场规模潜力巨大。

“主城区还有巴渝文化研学基地、红色研学基地,这些基地每年吸引很多的中小学生有研学旅游。”他说,这样才能避免研学基地同质化竞争。同时,他认为很多农业生态园,更多的像游乐场,简单的一些项目加起来就成了一个研学基地,这样的基地随着市场化的不断规范,迟早要被淘汰。

除了应做好研学旅行的课程设计,健全安全保障措施外,还应当建立和完善评价和反馈机制,加大市场监管力度。《中国研学旅行发展白皮书2019》称 ,我国研学旅行仍处于高质量发展的起步阶段,需要更多政府部门、学校、旅行社、培训机构、拓展公司、基地营地运营方、创业者等积极参与其中,探索出一套综合监管机制,形成更权威的准入、退出、评价、动态监管体系,让研学市场有序发展。

市场:重庆去年研学旅行人数近百万人次

玉峰山某生态农场园负责人黄先生说,他们主打亲子游和研学游,课程包括制作陶泥、体验田园生活等,都是农场工作人员在带课,没有专门开发课程或者购买课程,效果不理想,和其他研学基地火爆程度相比很冷清。“去年接待研学的中小学人数不到600人次。今年疫情影响,研学旅行一直没有开放,我们农场只有努力接待周末游、假日游 、家庭游的游客。现在成了典型的假日经济生态农场园了。”

微信图片_20200603071439.jpg  李彬表示,重庆的研学基地多,但特色研学基地却少。“研学基地的功能性、目地性都要规划设计好,还要符合自己的特色。”他说,荣昌非物质文化遗产有很多,如荣昌陶器、荣昌夏布、荣昌折扇等,荣昌基地将非遗将为研学的重点,让孩子亲自手动制作,这种课程就十分吸引学生。

谭翌林告诉记者,研学旅行示范基地主要分布在渝北区、渝中区和九龙坡区,以文化文创、自然景观、生态农场为主。而区县主要分布在渝西和渝东片区,主要涉及有自然景观、文化拓展等方面,距离主城较远的渝东南和渝东北区域则分布较少。研学基地主要分布在主城区周边,研学的重点也是这个区域。“重庆去年研学旅行人数近百万人次,其中6成在这个区域。”他说,距离主城较远的研学基地一般承接当地的中小学。

石平丰告诉记者, 这个庄园说是研学基地,有摘蓝莓、观察动物进食,还可以亲自己喂小动物,在农场里还可以挖红薯、挖土豆、面塑、泥塑、风车等。“整个一天只有100多人。”石平丰说,这样的研学基地,在主城区周边很多,太普通了,耍一两次就差不多了,但如果要长久,还需要有特色。

友情链接: